【そらまふ】未命名

✘ooc 勿代三
✘春之歌




我意识到,
我一直待等待着听到你的声音,
就算这么想也不会告诉你,
你应该会生气吧,
越是觉得你很重要,
就越难以说出口是为什么呢?




まふまふ站在钢琴前,手藏在宽大的校服袖子里,紧张地咬住嘴唇。
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整个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试着让声音从脑后发出来,”坐在椅子上的老师做了个示范,“就像这样。”まふまふ点了点头,清清嗓子后,将这段歌词唱了出来。
“挺不错的,你留下来吧。”
まふまふ一愣,呆呆地现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神磨磨蹭蹭走到教室。阳光直直地打在脸上,很是晃眼,まふまふ轻轻眯起了眼睛。


“你被选上了?”

班主任的话语里透着的全是疑惑与不可置信。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まふまふ,欲言又止,想了想说:“行吧,不要耽误学习。”丢下这句话后便继续去工作了。

没有朋友也不想找。
成绩不好不坏。
不会犯事却也从来没有做过引人注目的事。
有心跳的透明人,就在今天被选进了学校的合唱团。
まふまふ坐在喧闹的教室角落里,闭上眼睛,将身体抱紧,安静地睡着了。

まふまふ很孤独。
不是说孤独有多么高尚与低俗,因为有关生活,任何人的任何选择,都与他人无关。
这无关自恋,无关冷漠,就是碰巧一步走开突然就被孤独选中了而已。就像是当所有人都在一个假意有趣的过程里享受时,你已经提前看到了那个无趣的结尾。而孤独的原因是,你知道哪些事才有一个有趣的结尾,但那些事,碰巧只适合一个人闷头去做。
但当孤僻,怪异的标签被随之冠上,自卑感油然而生。
我…是个怪物吗?
如此声讨自己,却始终不敢迈出向前跨的步伐。

今天,依旧很无趣…





三月的细雨如丝如雾,隐隐只能朦胧着感觉,绵绵地又似柔情的世界,笼罩在周围,似一种如梦如幻的幻境,听着脚下踏起水花的声音,触摸柔顺的雨丝,有一种难得的惬意与悠闲。
まふまふ在雨里慢慢走着,雨丝飘入眼中,泛起一丝酸涩的刺痛。春天来的令人一点防备也没有,寒衣还未褪去,只是扑面而来的风,多了几分温暖与柔情。

我是第一个来的?
まふまふ看着空无一人的音乐教室,感到有些不安。偌大的空间,只有自己一人,空气仿佛要凝固了一般,下一秒就会窒息而亡。
“吱呀”门被轻轻推开。
まふまふ吓了一跳,身子不住抖了抖,慌忙地转过头警觉地盯着门口探进头来的那个人。

他穿着与自己不同颜色的校服,耳朵里塞着耳机,一进门便找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椅子坐下。
“啊,好困。”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着眼睛问:“老师没有来吗?”
“没…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まふまふ紧张地点点头,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浑身紧绷,敏感的神经似乎一触就要断掉。
“你站着做什么,占个位子坐啊。”
“好…好。”
“就坐这里吧。”
まふまふ看着那双手拍了拍的椅子,犹豫了会,还是走了过去。

“你叫…まふまふ?”身旁的人猛的凑过来,盯着まふまふ的眼睛问。突如其来的靠近让まふまふ一瞬间慌了神。“嗯,嗯?你怎么知道?”

“这里写着啊。”衣领被指了指,“现在居然还有人会把自己的名字缝在衣服上哈哈哈。”まふまふ看着那人肆无忌惮地笑着,心里有些怅然。“啊,抱歉。不是在嘲笑你。”
“很可爱的,你的名字。”
他轻轻笑着,看着まふまふ的脸,认真地说。


其他的学生陆陆续续地来了,整个教室里充斥着女生们的嬉闹声,剩下几个为数不多的男生也都在讨论着昨日游戏上的趣事。
まふまふ坐得笔直,大气不敢出。小心地用余光看看身旁的人,不出所料,睡着了。
该做些什么好呢?

或者亦是说,该做些什么让自己看起来也融入进这里的环境而不是格格不入呢?

まふまふ叹了口气,掏出乱作一团的耳机。细心地解开缠在一起的疙瘩,将它塞入耳中,似将防护罩带好,生怕沾染上细菌,让自己能与这片污染地区隔离。
身旁的人动了动,直起身子转了转脑袋,垂着眼睛看向まふまふ。

“什么?”
戴着耳机的まふまふ并未听清他所说的话语,只是看着他的嘴唇轻轻张开后短暂地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便闭上了。まふまふ慌忙取下耳机,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
“没事。就是觉得这里的椅子睡觉实在是太难受了。简直就是像在受刑。”

话音刚落,教室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老师走到前面,开始说一些老套的话,まふまふ一句也没听进去,耳朵里只是不断在循环上一分钟身旁人的那句话。
“今天主要是要介绍合唱团的相关事宜,明天同一个时间在这里集合,解散。”
身旁的人敲敲まふまふ的肩,示意他离开。结束了?まふまふ有点发蒙,站起来机械地走向门外。
“明天还是这个时间,不要忘了,还是这里。”那人拉住まふまふ,指了指座位。




他,是我的同类吗?
まふまふ一直心存疑惑,练习这么多天了,还没见他和其他人说过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简直就是只考拉。
不过这只考拉,挺特别的。
身上总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洗衣液的香味,对自己说话时总是慢而不失调理,唱歌的时候总是能够听一遍就完美地再唱出来,一个音符也不走调,每天必须做的事情就是抱怨一遍这里的椅子,实在是太不人性太不合理了,完全不能够安心的睡觉。
虽然每次嘴里是这般说,但到最后还是在睡觉嘛。

考拉さん今天,又睡着了…
まふまふ喜欢安静地注视着他,看他将身子弓作一团,一边叹气一遍步入梦乡。
“就这么喜欢睡觉吗?”
“不然还能做什么?”考拉撇撇嘴,“不然变魔法?”
高音部正在练习,まふまふ的耳边充斥着高昂的乐曲夹杂着某考拉的抱怨声。


“喂,你也像我一样睡觉吧。”
まふまふ被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了,满脸疑惑不解地看着兴致勃勃的考拉。
“睡啊。”话语坚定地让まふまふ不敢质疑。
まふまふ皱着眉,将头埋在肩里。忽然,身体突然感觉到多了几分重量。
“可以让我搭在你身上睡吗?”
头顶上传来的话飘进耳中,まふまふ还未回应,考拉就扑了上去。柔软的发丝隔着校服蹭来蹭去,痒的まふまふ心里发麻。
“哇!超舒服!”
考拉欢喜地笑了出声,心满意足地睡起了觉。

什么啊……
まふまふ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可是身体一动不动。
将涨红的脸埋下,不知所措。
害怕把他吵醒,自己难受点也没关系吧。
这般安慰自己,努力想让自己也睡着,可怎么也做不到。脑袋里被杂音填满,心里混乱作一团。

该怎么称呼他呢? 学长?前辈?
无从知晓的姓名,近在眼前却觉得模糊的身影,像一个谜团,不断在まふまふ的内心膨胀着。
如果我是一个女生就好了啊…
那样,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询问他的信息,毫无负担地亲切地喊他的名字,就连一个眼神,狂跳的心也变得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即使是喜欢。




“加油。”
走上舞台前,考拉对着前方的まふまふ轻声说。

经历了两个月的训练,学校的合唱团将要代表省出去参加比赛。まふまふ穿上有些不合身的西装,别扭地扯着衣领,笨拙地将领结系上。
“歪了哦。”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随后是一双手将まふまふ的领结和衣服整理得服服帖帖。まふまふ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眼前的考拉说了声谢谢。
“穿上西装,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考拉扶了扶まふまふ翘起来的头发,报以了他一个温暖的笑。

“什么啊,男生也要化妆。”まふまふ看到快要走过来的老师,有些无奈。
“闭上眼睛。”老师拿着粉饼,在まふまふ的脸上擦试着。微微将眼睛眯开,まふまふ看到身旁的考拉正笑着注视着自己。慌乱地将视线移开,试图深呼吸掩盖加速的心跳。抿了抿涂上奇怪口红的嘴巴,まふまふ皱起了眉头。
“很可爱。”
考拉歪着头,盯着まふまふ的眼睛,直愣愣的,仿佛要把自己看穿。


表演的大厅很气派,在进场之前まふまふ的身体已经快要紧张得成一块冰了。
脑袋里将老师提醒的地方飞快地过了一遍,然后又把歌词在心中默背了一次,まふまふ紧紧捏着衣角,一言不发。

“加油。”
短而轻的两个字穿入耳中,まふまふ没有回头,眼泪却莫名其妙地冲进了眼眶。
比赛结束了,就再与他无交集了吧。
到最后,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まふまふ吸吸鼻子,走上了舞台。
聚光灯打在身上,指挥棒轻轻抬起,歌声在四处回荡。
手指突然传来的温度,似一串电流直击胸膛。
无处可躲的食指与另一根伸来的食指勾在一起,呼吸变得急促,眼泪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流淌。
当最后一个音符停止跳动,灯光暗了下来。
匆忙地将脸上的泪水擦去,走出这里的一瞬间まふまふ觉得自己快要虚脱地倒下。

只剩下这残破的春天与自己一起哀悼。
结束了。
一切都
结束了。




春的细风,迟迟没有吹开纷乱的思绪,摇曳的枝头,依旧恋着冬还未退尽的清寒。厚装紧裹的背后,不止是匆忙的身影,还有一颗缄默的心。
午夜清寂,总是喜欢用手指和键盘合奏一些心底的思绪,来丰腴夜的安静。
まふまふ不喜欢这样的清寂,这样的时刻,会让心异常的清醒,清醒的会感觉到随风飞扬的发丝划过脸颊之后,留下的细微的细微的疼痛。痛的,有一丝想流泪的冲动。

“邮件已发送”的字眼跳进眼中,まふまふ躺在床上坠入无边的黑暗。比赛结束后,まふまふ又回到了原有的生活。同样是一样的过法,心里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总在盼望,总在失望。哪怕知道他是谁也好啊…
电脑屏幕上闪烁着微光,月下,映在桌面上的字符正细细的诉说着今夜的故事。

送给考拉的一首诗:
午后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撒落,
我满眼只有你,
I don't wanna miss your all, 
就连闪烁的瞬间,
Every little thing you do, 
你啊对我 还只能是梦,
想在你身边一同欢笑,
仅此而已啊,
就能让世界再次变的绚烂多彩,
日月转瞬即逝 时光白马过隙。
愿你
岁月风平,喜乐无忧

如果被文学社选上了,就可以登在校刊上。说不准他就会看见呢。まふまふ抱紧了被子,露出了一丝微笑。风扬起窗帘,送来了一阵花香。

春天就要过去了。





离别总之是伤感的,因为伤感,所以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好像春天里绵密的细雨,用肉眼分辨不出雨丝,不知道该不该打伞。
日子每天都在一如既往地游走,可那块空洞却一天天的扩张着。

打扫完教室,走出校门,来到熟悉的车站。此时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まふまふ靠在广告牌上,无趣地等待着。
要不吃点东西再回家吧…
或者去把那本没看完的漫画看完…
脑子里的念头正在打架,まふまふ对着天空不客气地喊了声:“烦死啦!”

烦死了。因为身边,没有你啊…
早知道自己会想现在这样,当初和他遇见的时候就应该问清楚。
你的名字。你的生活。你的种种,我都想了解。


“烦什么?不开心?”
心脏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惊慌失措地抬起头,斜阳下那抹微笑,比天空中的云彩还要美。
まふまふ只感觉空间仿佛已经不存在了,只身步入另一个世界,终于,找到了他心里的那个他。

“这首诗,是你写的吧?”
“欸?!”まふまふ看着递过来的手机,瞪大了眼睛,“你你…”
“为什么是考拉啊,我长得有那么丑吗?”
“我…不是…”
看着语无伦次的まふまふ,眼前的人歪着头笑了,收起手机,将まふまふ一把拉入怀里。

“我可是文学社的副社长啊。”
“啊?!那我怎么之前一次都没见过你?文学社不是来每个班招新了吗?”
“因为是副的哈哈哈。”
まふまふ红着脸,没有说话。

“不要再叫考拉了,怪傻气的。”
“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其实我告诉过你哦,只怪你自己没听到。”
まふまふ一愣,想起了自己正在听音乐然后华丽错过了的画面。
“我叫そらる。”抱住自己的手在肩上比划了字的写法,“记住了吗?”
まふまふ的头动了动,嘴里轻轻念着这个名字。

“そらるさん,我我…”
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そらる看着まふまふ涨红的脸,又一次笑了出来,“我也是。”

微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你让我快乐,很高兴遇见你。
春光明媚,悠悠岁月,如梦似幻,照亮来时的路。岁月安暖,春光乍泄,万物都陶醉在明晃晃的春光里。
只有我,眼里只剩下你。



我意识到,
我一直在等待着你的声音,
如果不变成语言就无法让你看见,
那么现在开始为了你一直能在,
将它告诉你了,
所以你

应该在微笑吧。


THE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春天已经渐渐过去了,夏天正向着我们走来,每一个季节都有属于自己的一首恋歌,想把每一个季节都化成文字,这篇文算是四季恋歌的开篇。
春天的爱,可以说是温柔而清丽的。融化了冬的寒冷,带着春天特有的芳香,含情脉脉。
春天的爱,大概就是,你在窗边阳光下静静看书,我在另一边偷偷看你的感觉,就只是看着你,就很开心。
埋在心底,时不时翻出来看,不敢来口,却又渴望全世界都知道。
粉红的花儿在蔚蓝的天空下飞扬,而你,在此时对着我微笑,春之歌轻轻在耳边奏响。

以后每个季节都会写一篇(希望自己不会忘记)
文章里面的诗是选自Aimer的March of time的歌词
天气一下子变的好热,每天靠着冷气过活的我已经要成废人了…
看了的感受或者错字什么的请一定要告诉我!orz
最后 端午节快乐!www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