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在你身旁


✘糖罐子
✘ooc 勿代三
✘分别用第一人称来写
 






まふまふ
——你闯进我的镜头,我按下了永远。

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则消息。
我的恋人,就是这则消息的主人。
掏出耳机,点开对方传来的歌曲界面,所有的所有都渐渐忘却了,短暂的几分钟,却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
你看,这个人就是这般神奇。


第一次和他相遇是在学生时代。
我随父母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新的空气,新的街道,新的家,新的学校。一切都是崭新的。
可我,还是曾经的那个我,胆怯而敏感。
报道的那一天,办完手续来到陌生的班级,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我挑了一个角落坐下,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一举一动。
“这谁啊,新来的吧。”
“不认识。”
陆陆续续进班的同学小声地议论着,一点点小的动静声都会使我警觉地将全身绷紧——活像个过度敏感的刺猬。

我没有勇气抬起头大方地对着他们介绍自己,只是闷着头大气不敢出。等人都到齐后,匆忙赶来的班主任开始说一些老套的注意事项,我这才紧张地抬起头来,慌乱地注视着周遭的一切。

没有同桌,没有认识的人,没有人注意到我。

“有几个事情,大家拿笔记记。”
我脑子一抖,连包都没有带,谈何而来的笔纸?
我伸出手,轻轻戳了戳前面那人的背。“可以,借我一张纸和一支笔吗?”我将语调压得很低,沙哑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从喉咙里挤了出来。
前面那人并没有反应。
举起来的手轻轻捶了下来,泛滥的憋屈与害怕伤感揉为一团,重重砸向我的正中心。
“哗啦。”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清脆,我到现在都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它来。短暂,却震撼人心。
右侧边的一只手将一张白纸和笔递了过来。他没有回头,没有说话,只是在这个令人燥热不已的夏日将我的心淋了个透彻,从里到外。
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抖动,每次紧张就这样,到现在我依旧有这毛病。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那个斜对着我的后脑勺,心脏砰砰跳地厉害。谢字还未说出口,班主任的声音就提前响起了。
“这学期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班主任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让我上台来做自我介绍。

我的腿开始发软,喉咙像是被封住了一般,半天发不出声音来。唯独只有眼睛和大脑,清晰不已。
我的眼神直逼那处座位,目光交汇的那一瞬间,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漏掉了一拍。

干净的衬衫,干净的肌肤,干净的眼眸。

美不胜收。

我还是无法用自己平庸的言语来完整地描述出那一瞬间带给我的冲击感,无法用一个个形容词来尽力再现那幅刻在我脑海中的画面。
“大…大家好,我的名字是まふまふ,”在班主任的小声催促下我回过神,慌乱地开始了自我介绍,“就是这样写,”我拿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知道,我是想让他看见。
“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级能和大家一起学习成长。”

我逃跑似地离开了讲台,在经过他的那一刹那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虽然直到现在他依旧一口咬定当初没有听见那句“谢谢你”,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听见了。
因为在那短暂的一瞬,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给了我一个温暖又干净的微笑。

再次与他有交集已是在一个月之后。
考了试,换了位置,成绩还过得去的我被调到了靠前的位置,而他,坐在我的正前方。
做什么都小心翼翼,害怕自己翻书的声音太大影响到下课睡觉的他,害怕自己关课桌的声音会吵到听讲时的他,无时无刻都在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努力为自己树立起高高的围墙,建起防护自己的堡垒,可在他回过头来的那一刻,被彻底地攻破,全军覆没。

“这道题,你的方法是怎么想的,刚才我没听清楚。”
我被突如其来的书本慌得乱了阵脚,目光又一次相对,全身感觉下一秒就要被吸入其中。
我拿起笔,避开了他的眼睛,对着题目,将每一步都讲给他听,在最后一个字母写出来之后,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听懂了吗?”
“嗯嗯嗯…”
我点点头,不再说话。

“你好厉害。”
我猛地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他。
“以后天天教我做题吧。”

就是这样一个粗糙的请求,让我的生活轨迹,从此开始发生变动。

“まふまふ,陪我去买东西吃。”
“まふまふ,待会打球,一起去啊。”

“まふまふ……”
“干嘛?”
“没什么,就叫下你。”


友情这个名词似乎已和他的名字划上了等号,可我知道,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叫嚣,还有那早已泛滥成灾的情愫,啊,我真的快承受不住了。

我总是在想,让他看见我时,也觉得心脏像猛摇过后的汽水瓶盖儿,可以蹦的比我低一点没关系。

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我问自己,却怎么也得不到确切的答案。
我…喜欢他 ?

我们一起吃棒冰,一起看恐怖电影,在开着冷气的房间躲在棉被里肆无忌惮地笑,在运动会的赛场上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
从开始的质疑到日积月累的累积,答案渐渐变得明晰。

我爱他。
现在回想,我对他的爱,大概已经不是他向我走一步我就把剩下九十九步走完那么简单了,而是只要给我一个肯定的眼神,我就能跳起来冲向他,一百步都由我来跑。







我想为你写封信,将沾满露珠的樱花撒在信纸上,将带着阳光味道的空气填满信封,将飘在泥土上的第一片落叶夹在其中,将一抹洁白的雪铺成一个薄薄的毯子,最后再将我自己装进去,当你打开它时,我便会从里面蹦出来,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亲自对你说,我爱你。
你说,我这么爱你该怎么办才好啊?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
——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

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个做着“加油”图案的表情包。
我的恋人,就是这个表情包的主人。
新的一天也要继续加油。
每天送来这样的鼓励,虽已经成了日常,却还是会会心动不已。为了你,我愿意变得更好。这样的想法是在他出现以后才有的。
你看,这个人就是这般神奇。


我喜欢静静地看着他做事,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到很安心。他就是这样的存在,让我只要一想到就会感觉暖暖的,就仿佛自己在寒冷的冬天溜进已经捂热的被子里一样舒服。

我从来没有看见他对别人凶过,即使内心不喜欢也不会当着对方的面发火。

仅仅只有一次,我永远不会忘记。
那天自习课没有老师在,后面有几个人一直在说笑,我一次次按捺着心中的怒火,烦躁不堪。
“真的是…”回头从书包里拿书的那一刻,我禁不住低声抱怨了一句。
“怎么了?”他看着眉头紧锁的我,疑惑地问。
“还不是…”我看了眼那几个人,“吵死了…”
我叹了口气,回过头去。

“你们几个,不要再讲话了!就是你们几个!”
声音响起的时候,我竟没有意识到是他发出来的。教室瞬间变得寂静无声,大家都被他的话震慑到了。的确啊,在大家眼里那样不起眼,永远保持着沉默的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的身体随即晃了一下,没有回过头去看他,紧紧抓着手中的笔,心脏狂跳不止。

“你说,我刚才…是不是太凶了?”
他弱弱地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摇摇头,转过身看着他:“刚才真的太帅了!”
他失措的样子让我的心像紧紧被捂住了一样,想挣开一切束缚,不顾一切地,拥住他。


对他的告白其实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在想他会不会对此耿耿于怀。
宁静的夏日午后,开足冷气,躲在被子里看漫画,不管怎么冥思苦想我都找不到比这更加令人惬意的感觉。
我靠在他的腰上,胡乱地滚来滚去。“安分点,你。”他伸出一只手来将我制止住,又拍了拍我的脑袋。
在空调房里呆长了时间身体会变得软绵绵的,而现在,我的心也开始变得软酥酥的。
我将漫画搁在一边,挪到他的身旁,将他手中的漫画一把抽走,接着又将被子掀了起来,寒气一下子涌上来,他打了个寒颤。

“你你…干什么?”
“我有话要说。”看着他疑惑的眼睛,那句“我喜欢你”四个字在出口之前飞速地转了回去,变成了三个字。

“我爱你。”

他发蒙地看着我,张着嘴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他又打了个寒颤。
我紧紧搂住了他,将头埋进他的脖颈里深深吸了口气。他还是没有说话,一动不动,任由我抱着他。
我用手臂支撑着身子,架在他身上,注视着那双瞪得大大的眼睛,喘着气。

“我想要吻你。”从我的嘴里吐出几个字。
他全身僵直,良久看着我的表情,没有回答我却轻轻闭上了眼睛。
“你害怕吗?”分明是自己在害怕却反问了他一句。
他闭着眼,摇了摇头。

我轻轻俯下身,吻上了他的唇。

软软的,暖暖的。

只是轻轻一吻,却仿佛耗尽了我所有精力。我离开他的嘴唇,将头凑近他的耳边:
“我爱你,まふまふ。”


我一直认为,喜欢和爱不同,喜欢一个人和他在一起是快乐的,爱一个人和他在一起是害怕失去的。喜欢一个人,是看到了他的优点,爱一个人,是包容了他的缺点。喜欢一个人,永远是快乐,爱一个人,常常会流泪。喜欢是一种心情,爱,是一种感情。

我爱他,能够陪他走下去,那会是我毕生的荣幸。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爱我,而是因为我愿意为你冲锋陷阵。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爱你的时候,我是谁。
不要再伤心难过了呀,毕竟你还有我。まふまふさん。







そらる:早点睡。(´・ω・`)
まふまふ:你也早点睡!!!
そらる:好好好好好好好
まふまふ:…
そらる:怎么了?
まふまふ: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总感觉心里有话要说。就…谢谢你…
そらる:干嘛要说谢谢??? 什么啊?
まふまふ:就………就…

そらる:说你爱我。
まふまふ:我爱你。
そらる:我也是。


The End
文章献给我最最最重要的123





打了很多字,但反反复复又删掉了。语言似乎已经无法概述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很多东西越是积淀,越是精彩,每一天每一天,每一点每一点的喜欢到最后就汇成了爱的河流,没有波澜壮阔,只有平静长久。

真的真的谢谢你。

我很平凡,但我对你的爱,很美。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管是看了之后的感受还是错字什么的都可以留言或者私信告诉我w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