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Coke zero

✘ooc 勿代三



与你相遇,让故事开始。
与你重逢,将过往踩碎。
口袋中的手,曾十指紧扣,
赶在回忆变质之前,
记下这温度。




随处扔放的衣物,杂乱不堪的纸屑,昏黄的灯光在黑夜中猛地被点亮,まふまふ眯着眼踏过装着废纸的塑料袋,随手将包丢在桌角,一头栽倒在床上。
每天追赶着末班车,衣服都不换倒头就睡的日子究竟已经持续了多久了呢?
今天依然,被朝霞唤醒。

まふまふ在冰箱里随意找了点东西吃,昨夜的醉意还在肆虐,胃里排山倒海,脑袋昏沉沉,太阳穴处传来一阵刺痛让人苦不堪言。
要是再接应酬我怕是会英年早逝吧。
まふまふ自嘲地笑笑,从包里拿出了电脑,吊着一块面包,坐在沙发前点开了文档。
能按时完成吗,这篇报告。
几乎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生活几近让まふまふ崩溃,就连昨夜短暂的睡梦里都是今天要写的文案。白底黑字在大脑里的成像逐渐变得模糊,敲动键盘的手已经变得僵硬。
天气早已转凉,空气中多了些许令人生厌的黏腻感。まふまふ接连不断地叹着气,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已将入夜。

起身打开橱柜,まふまふ像往常一样伸手翻了翻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家庭装”的速溶咖啡袋空荡荡的,张着大口叫嚣着自己的存在。
已经不早了。
まふまふ皱着眉,在一番挣扎后还是套上了外套,走出了门。
小区旁的便利店的确如它的名字一般便利,但在まふまふ目睹了两位中年妇女为了分毫利益破口大骂之后,他便很少再光顾那里了。
果然还是很抵触人啊。

靠着模糊的记忆,まふまふ在货架上找到了熟悉的咖啡。便利店中灼眼的白炽灯令人感到烦躁,他快步走向收银台,心里开始后悔做出这个时候出门的决定。
“需要塑料袋吗?”
まふまふ紧皱着眉摇摇手,低头在口袋里翻找钱包。
“まふまふ?”
突然被人喊了名字让まふまふ猛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
疑问句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动,恰似まふまふ与眼前的人四目相对时心脏的跳动。
まふまふ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是何种模样,但他知道,那个在自己闭眼冥想过无数遍的脸容此刻就在自己眼前。与其说相差无几,不如说根本没有变化。
尴尬冒出了头,悸动的情愫无处躲藏,まふまふ没有说话,只想快点找到钱包结了这份账。
就像当初你离开那般干脆利落。

“你钱包,在这里。”
まふまふ这才随声发现自己的钱包正躺在咖啡旁边。
“等等。”对面的人突然走向冷饮柜,“加上这个吧,我帮你付钱。”
まふまふ站在原地,手紧紧地抓着钱包,胸口传来一阵阵的抽痛。
得去和老板说说了,身体太差干不了这行。
“你现在有时间吗?”
试探性的话语夹杂着不容拒绝的态度,まふまふ轻轻拿起了收银台上那瓶落着水珠的零度可乐,点了点头。




越是年长,越是戴着厚重的面具伪装自己。
穿着并不舒适的西装,干着并不喜欢的工作,面对他人询问的过往,也只是试图用笑来掩盖那不堪的伤痕。
伪装情绪,伪装所想,伪装不是自己的自己。伪装早已释然,早已将那份带着那个人的记忆抹去。
看起来风轻云淡,内里早已一片沧桑。
まふまふ讨厌这样的自己。
或许说,在そらる离开后,自己早已不是心里所想的自己了。

“大家好,我叫まふまふ。”高中第一次自我介绍时,坐在最后一排睡觉的まふまふ被老师拍醒,脑袋一片空白,虽然自知老师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却依然傻愣愣地站着。
“啊……”まふまふ突然看见手边上的可乐瓶,“最喜欢的饮料是零度可乐。”说完便坐了下去。
高中的新生活并没有带来太多新鲜感,唯一让まふまふ感到些许欣慰的,是学校小卖部里有卖零度可乐。
零度可乐不同于一般的可乐,它不会在嘴里留下一股甜而涩的混合感,而是一种带着丝丝甜份和清香的美妙口感。
小卖部的人很多,每次去一趟就像是上一次战场,突出重围,在最角落的地方找到心仪的宝物最后凯旋。

春季的气温并不算高,但在几圈步跑完后,身体还是会无比燥热。まふまふ趁体育老师不注意,溜进了小卖部。
角落里熟悉的身影此刻无影无踪,まふまふ慌了神,四处张望却依旧一无所获。同龄的男生们在一旁打闹欢笑,眼眸里充斥着春天的朝气,まふまふ阴着脸默默移回教室,喉咙干的有些发痛,只得不断地吞咽口水。

“帮你买的。”まふまふ应声睁开眼,看着桌角的可乐,欣喜与惊讶在眼角绽开,他看着身旁站着的人,没有说话。
“当时自我介绍时,你说过的。”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帅气,但那白皙的脸与微卷的头发让まふまふ第一次体验到了突如其来的温暖。“我看小卖部只剩两瓶,就一起买了。”
大脑中的零件停止了运作。
“我叫そらる。最喜欢的饮料是零度可乐。”

感情这种东西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正如尼采所说我们一定程度上被语言的逻辑所束缚了。
まふまふ喜欢在课间站在走廊,趴在栏杆上望头顶的天空。每每这时,そらる就会默契地跟过来,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枕着手臂侧脸看まふまふ。
微妙的距离,微妙的呼吸,微妙的喜欢。
白云在水蓝色的天空中缓缓移动,透着新鲜的水汽。まふまふ不敢去看那双清澈的眼眸,也不清楚该如何开口,奉还上次因上课铃而没有说出的“谢谢你”。

并不擅长表达的まふまふ在经历了一个月的辗转煎熬后,终于决定要打破这层如雾般的关系。
我想要看清你,我想要了解你,你的所有,全部。
まふまふ从冰柜中拿出两瓶零度可乐,将其中一瓶递给了そらる。坐在无人的台阶上,まふまふ紧张地握着手里滚着水珠的塑料瓶,咬了咬嘴唇。
“大家要是都这样逃课,体育老师怕是要气疯了。”そらる拧开可乐,喝了一口。
“你…你听过可乐的声音吗?”
そらる一愣,显然没有理解话的意思。
まふまふ指指瓶子,然后将可乐在そらる耳边拧开。气泡逐渐上升直至消失,似烟火绽开后消落的声音伴着一句清凉的“我喜欢你”在そらる的大脑中坠落。
“喜欢吗?”まふまふ移开可乐瓶,深吸了一口气。

“两样我都喜欢。”
冰凉的水珠滴落在手臂上,歪歪扭扭地在皮肤上流动。记忆中的那个吻,突如其来却温柔至深。
带着青春应有的甜美。




そらる总说まふまふ像个孩子一样,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そらる喜欢把まふまふ的手放在自己衣服的口袋里,紧紧握着。
怕你这个小朋友走丢了。
まふまふ听到这句话时,涨红着脸,嘟起嘴假装生气,但心里却止不住地冒着快乐的气泡。

“送你的。”まふまふ把一个考拉钥匙扣放在そらる手心里。“我找了一下午,终于找到了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钥匙扣。”まふまふ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个白猫钥匙扣,在そらる眼前晃了晃,“我的。”
“我会管好它的。”そらる摸了摸小白猫,“不会让你走丢哦。”
“滚蛋!”まふまふ收起钥匙扣,瞪着一脸坏笑的そらる。

你坏坏地笑着,光是这样就让我沉迷,生命由此展开新的篇章。
笑容和泪水,不是都彼此分享了吗?
“不会走丢的”,不是这样说过了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呢?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事在它发生之前你很安逸,认为那是将来的事,不必太操心。但是说着将来,将来……不知不觉就有那么一天将来真的到来了。那一刻,你才会惊恐地发现自己一点准备也没有,那么无力,那么无助,那么无能。

在整整两个月没有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后,まふまふ每天都在期盼着新学期的到来。
见到他时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まふまふ那时候,这般想着。
当铃声响起,老师走进教室,那个看过无数遍的位置,却依旧是空着的。

第一节课下课课铃响,そらる还没来。

第二节课下课そらる还是没来。

第三节课下课,まふまふ按捺不住了,铃一响,直接冲进班主任办公室。后来まふまふ失魂落魄地走出来,才知道そらる因为学籍问题,不能再在这个学校读了。
那是第一天报到,只上半天学,まふまふ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甚至还和邻座笑笑闹闹。


まふまふ后来回想了一下,那天在校的表现的确正常地可怕,中午放学还去吃了一份全家桶。

まふまふ其实已经没什么知觉了。理智告诉自己そらる离开了,潜意识里却压根不知道离开是个什么东西。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分开是什么样子。所以就算自己现在很清楚我们分开了,却也完全不清楚我们分开了。


已经没什么情感波动了。

まふまふ曾经一直觉得悲伤都是刹那的,突然的就像是蛮不讲理的神明大人给了你一巴掌。
其实就好像冷月照青溪,寂寂入深潭一样,悲伤也是慢慢地充满的。当你感觉到的时候它已经快要溢出来了,表面越是若无其事,想要表达的心越是炽热,最后将所有的悲伤蒸成雾气……一张嘴就逸散在空气里。
无语却凝噎呐。


整个回家路上,まふまふ看不到蓝天白云和阳光,看不到行人和车辆,什么都看不到了。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离开"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个九月,天气还未完全转凉,而这份离别的消息,就是寒冬的烈风,生生撕裂了幻想着温暖的心。那天阳光很好,却传不到一点温度。
当第二天打开学校的储物柜,发现里面放着一瓶零度可乐和一张对不起的纸条时,まふまふ再也克制不住自己,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我,失去了你,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就失去了其意义。

当夏天真正消逝,まふまふ开始有一点点懂分开的意思了。盼那么久要见的人,结果一声不吭不回来了,也许再也无缘相见了。一个朝夕相伴的人突然消失,不知道他是否也会迷茫不知所措?

你没有如期而至,这正是离别的意义所在。

爱仍是依旧,
像零下100度的太阳那样,
这场不会带来温暖的恋爱,
是令人眩晕的盛夏果实,
现今仍盛开在心里,
逐渐远离的黄昏时分,
热情的身影浮现胸口,
一直不断说着喜欢你,
带我去你梦中吧。




升学,工作,平常而单调的生活看不到一丝新意,まふまふ按部就班地将自己活成一个大家眼里优秀的成年人,也渐渐明白了所谓时间的力量。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每天念着他?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梦见他?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怨恨他?

为了不被生活抛弃,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拼命奔波,我只能拼命忘掉自己。

天气转冷了,まふまふ窝在被子里,揉了揉发涨的头。躺在桌上的小猫钥匙扣,斜着眼睛,正冷冷睥睨自己。

一瞬间涌上来的疼痛感几乎要将自己吞噬,最深处记忆探着头,冲破了禁锢的泥土。
听着,你的主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给我听明白啊。
まふまふ吼叫着,双手撕扯着被子,任凭失控的自己同自己较劲。
望着欲雨的天空,心中早已零落不堪。
这是夏之哀歌,是蝉鸣的空寂。是我目送它的背影,数着破碎泪水,吟诵清风拂面,默念再也不见​的离别。




“这里的收银员是我朋友。他前几天住医院去了,我帮他干几天活。”そらる坐在石凳上,一个人自顾自地说着,“真巧啊。”
まふまふ心里一梗,抿着嘴不说话。
所有想要说的,想要问的都早已被岁月冲刷殆尽,心底只剩下不安与慌乱。
“开始改喝咖啡了吗?”そらる看着那袋咖啡,又望向まふまふ手里的那瓶零度可乐。
“工作需要。”
まふまふ侧身坐着,这场重逢来的太过仓促,大脑有些缺氧,曾经拼命抑制的感情像一张大网将自己牢牢抓住,无处躲藏。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まふまふ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直以来都很被动的自己在这种时候根本难以招架得住。
已经是成年人了啊。
已经不再是以前无所顾忌的少年了啊。
害怕被别人看破,害怕有另一个人走进自己的内心。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认识你,又花了四年的时间忘记你。可你,为什么又要闯进我的心?

まふまふ看着清冷的月光,拧开手中的可乐,喝了一口后便再也无法下咽。胸口堵得难受,冰水让喉咙掀起一阵痛感,几近窒息。

“过得好吗?”
稀松平常的问题像是一句客套话,又像是想要向前探索的好奇心。
まふまふ不想回答好,也不想回答很糟。过的怎么样这个问题仿佛与自己无关,因为自己的人生活出了别人的样子,这想想都有些可笑。
“虽然现在说这句话,显得很无耻,但我还是要跟你道歉。”そらる侧过脸看着まふまふ,略微沙哑的声音有些疲倦。
“对不起。”

眼睛微微发涨,带着一丝酸痛感,まふまふ长吁了一口气,憋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笑容,转头看向そらる。
“没有关系。”

“是我太胆小懦弱,我不敢提前跟你说,一直磨蹭到开学至最后永远失去了开口的机会。”
“我找不到借口来诉说,找理由来为我自己辩解,我给你发了消息你没有理我,我也实在没有勇气再去打扰你。”
“我无数次地想要问你,问你还好吗,有被很多人追吗?你现在是舒舒服服牵着别人的手?还是和我一样,每天都很不堪?”

温热的泪水流入嘴中,微咸的感觉夹杂着点点甘甜。まふまふ嘴上依旧挂着笑,内心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寂静。
哪里来的对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臆想,如果那时的他们能够多一些勇气,少一些顾虑,是否今天的我们能够活得轻松些?

“啪!”金属掉落发出清脆的声响,そらる慌忙地低下头寻找从口袋中滑落的钥匙。
还是那个钥匙扣。
我送给他的钥匙扣。
まふまふ楞楞地盯着那只身体带着锈迹的考拉,曾经上的漆已变得斑驳,小小的一只显得很是可怜。
就像自己的那只小白猫一样。

“它……很想你。”そらる没有再多说什么,埋头拂去了沾上的灰尘,“抱歉耽误你这么久,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吧。不要太辛苦了,感觉你瘦了很多。”
まふまふ静静地看着そらる,看他揉了揉自己发红的鼻子,看他说出心照不宣的告别,看他对自己一如既往的温柔。
放在腿上的可乐将裤子沾湿,微凉的触感却给颤动的心脏带来了温度。

哪来的那么多是非,不过是我心里所爱罢了。
无关过往,无关世俗,无关好坏。
只和你,只和我,有关。

まふまふ轻轻拧开了瓶盖,让气泡声在そらる耳边炸裂,升腾,直至隐没。

最后一句
就让最后一瞬间
定格在
开始的那一句
我喜欢你


The End





很仓促的一篇,希望你喜欢!
开学快乐♪٩(´ω`)و♪继续朝着明天努力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