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极品甜点

✘ooc 勿代三
✘没错就是甜点





D1

盛夏的空气充斥着水汽,沉闷地凝滞着,快要接近饱和的湿度让人几近窒息。
まふまふ微皱着眉头,喘着气看着眼前连名字都没有的门店,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费力地推开了沉重的木门。
有没有搞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门?
まふまふ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小声嘀咕着。

店面不大但整理的很干净,给人一种莫名温暖的感觉。寥寥无几的桌椅,一两个闲聊的年轻人,还有……一只窜上窜下的黑猫。
黑猫冲着站在门前的まふまふ慵懒地叫了一声,接着又跳到了柜台上,挠了挠身子,惬意地眯起了眼睛。まふまふ顺着黑猫看去,才猛然发现柜台后原来还有一个身影。
老板?

まふまふ走近了些,想看清那个身影。但好不容易看清后,舒缓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
小圆凳上坐着一个人,正在低头看书。松软的头发微微打着卷,发丝随着空调吹出的冷气摇动着。
一顶黑色的羊毡小帽,
一副木质的圆框眼镜,
上身是普通的白衬衫,两个袖口随意地挽起,露出白皙的皮肤,
下身是看得出来并不合身的松垮卡其色背带裤,
黑白条纹的毛绒袜子包住了裤脚,脚上则穿着一双棕色的大头皮靴。

这样炎热的夏天,这样的一身打扮……
实在是太奇怪了啊!
まふまふ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垃圾袋”,露出了一言难尽的笑容。眼前的人并未抬头,沉浸在书中,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まふまふ的存在。

“那个…可以点单吗?”收起了笑容,まふまふ清清嗓子问道。
“小黑帽”依旧没有抬头,抬手指了指身后的木板。可拆卸的木板上挂着可选择的咖啡,品种没有什么特别的,非常普通。まふまふ迅速扫了一眼,寻找着甜品的身影。
为什么……只有一种……
“请问,甜品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
冷冷两个字,秒杀了一切可能,“小黑帽”合上了书,带着寒光看向柜台前的まふまふ。

很清秀。
黑色的眸子虽然冰冷却盖不住那股清澈见底的纯净。まふまふ呆站在原地,看着这双眼睛愣住了。
“那么,我要一杯摩卡,一份……”まふまふ指了指木板,“圣多诺黑香醇泡芙。”

“小黑帽”在收完钱后走近了旁边的房间,まふまふ则走到窗边坐下,发起了呆。
游历过世界各地的甜品店,还第一次碰上这样特别的。圣多诺黑香醇泡芙……虽然有所耳闻但还从来没有尝过呢……
“请慢用。”
まふまふ被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丢下这句话的“小黑帽”放下手里两个盘子,踩着大皮靴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柜台。黑猫睁开琥珀色的眼睛朝着まふまふ瞥了一眼。

真是个怪人啊。
まふまふ这般想着,回过头盯着桌上的两个盘子。白瓷杯中的摩卡散发着香醇的气味,身旁的泡芙被打扮得很是特别,淋在表面的焦糖在太阳下闪着亮眼的光,把小巧的草莓凸显得格外可爱。蠢蠢欲动的味蕾已经按捺不住兴奋使劲刺激着大脑,まふまふ拿起了银叉,将诱人的泡芙送入口中。
鼻腔充斥着浓浓的奶香,嘴里透着甜丝丝的感觉。咬开酥酥的外壳,里面是浓郁香甜的奶油,吃到嘴里,能嚼到酥酥的外壳,也咬到里面的夹心,既酥脆又香滑,那种美妙的难以用语言表达。它既没有面包的疏松和柔软,亦没有蛋塔的酥脆和香甜,更没有曲奇的多姿多彩。
并且不同于普通的泡芙,它的口感在焦糖的作用下变得更为酥脆,而圣多诺黑奶油更是灵魂所在,独特的风味让まふまふ的大脑此刻有些混乱。
まふまふ放下银叉,拿起了白瓷杯抿了一口。
好喝。
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
当香醇的咖啡、浓郁的牛奶和甜腻的巧克力三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时,任何人都无法抗拒那诱人的魅力。

受到了接连而来的冲击,まふまふ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异世界,肉体什么的已经不存在了。
不会是……他做的吧。
まふまふ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柜台。
还是同样的冰冷,那副神情。
措手不及的四目相撞让まふまふ猛的回过神,迅速坐回原来的样子。

真是个怪人啊。


D2

果然还是无法忘记那个味道啊。
まふまふ咽了咽口水,推开了木门。
也许是自己来的比较早,店里空无一人,窗边的玫瑰还挂着刚刚被打理过的水珠,阳光并不刺眼,温暖地洒在地板上。

柜台后的“小黑帽”盯着まふまふ的脸,一言不发。
今天没有看书吗?
まふまふ走到柜台,准备点同昨天一样的单,正想开口却发现眼前的木板有些不一样。
草莓夏洛蕾特
嗯?!换了?!
“小黑帽”从头到脚地打量着表情细微变化着的まふまふ,片刻后又小心地收起目光打开了放在手边的书。
“一杯摩卡,一份草莓夏洛蕾特,谢谢。”まふまふ将钱递给“小黑帽”,目光坚定地说。

在同一个位置坐下后,まふまふ从背包中拿出了笔记本和一个非常有分量的牛皮本。
昨天回酒店后什么也没写,今天一定要爆肝!
“你是个…美食家?”
身后的声音幽幽响起,吓得まふまふ手一抖打出了一连串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抱歉,请慢用。”
“美食家什么的谈不上了,只是到处吃吃喝喝罢了,谈不上专业,”まふまふ尴尬地拜了拜手,“我有一个自己的网站,有的时候会在上面写一写东西,一些经验什么的发给杂志社还可以赚钱。”
“小黑帽”眼睛眨了眨,没有继续接话,走向了柜台旁边的房间。

“那个网站,可以给我看看吗?”
端着一份相同的草莓夏洛蕾特,“小黑帽”坐在了まふまふ的对面。
欸?!!
突如其来的请求让まふまふ感觉大脑里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瞪着大眼睛,呆呆地愣在椅子上。
“快吃吧,味道应该不错。”“小黑帽”没有多说再什么,自己开始品尝了起来。跳到身上来的黑猫好奇地看着桌上的东西,乖巧地躺着。

淡棕色的手指饼干上覆着薄薄的一层白霜,在乳白色奶油的上面有几片柠檬草,草莓整齐地摆开,散发着新鲜的清香。用叉子轻轻挖下一块带着草莓酱的蛋糕,入口即化。滑滑的鲜奶油,浓郁奶酪味的蛋糕底,唇齿间留存的甜腻气息,久久回味无穷。
见まふまふ的眼里闪烁着亮光,“小黑帽”勾起了一抹满足的笑,往自己嘴里又送了一口。

啊!网站!
まふまふ从美妙的享受中惊醒,想起了刚才那个令人窒息的请求,将笔记本递给了“小黑帽”,并指了指屏幕。“就是这个。做的没有很精致,见谅。”
“你去过这么多地方啊,”“小黑帽”一边划动着鼠标一边感叹,“做的很用心啊,好厉害。”
被人称赞的感觉和品尝甜品一样令人心情愉悦,まふまふ傻笑着摇摇手,嘴上不断重复着“哪里哪里”。

“小黑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便条和一支笔将网站认真记了下来,将笔记本还给まふまふ后站起了身。
“非常感谢!”
“啊…不用……”
就这么走啦?
“そらる。”
欸?
“明天还回来吗,まふまふさん?”
欸??
“啊…应该会的。”
欸???


D3

抹茶戚风?
今天份的甜点很普通啊……
まふまふ站在柜台前默不作声地思考着,一斜眼就瞅见了正在打量着自己的“小黑帽”,嗯……そらる?
“还是一样?”そらる歪着头,带着笑意询问如约而至的まふまふ。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そらる将摩卡和两盘一样的抹茶戚风轻轻放在桌上。
“啊,完全不要紧。”まふまふ一心放在电脑里的文案上,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尝尝吧。”そらる将盘子往前方推了推,似乎有些心急。
这家伙,变幻莫测啊……不过还是挺奇怪。
まふまふ抬起头,盯着そらる的脸,拿起了银叉。

淡淡的奶香伴着清香而来。まふまふ很早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舌尖透着一股清凉让人心情舒畅。抹茶戚风的甜美是短暂的,一口即逝,所以不会觉得甜到发腻。在唇齿之间,是抹茶那略带苦涩的口感与淡雅的茶香融合的美妙体验。
继之品尝,会发现意外的惊喜,是果酱!混合的果酱味道很是香甜,不但冲淡了苦涩还给味蕾带来了全新的体验。内容的充盈冰滑还有萦绕不绝的香浓,换得的是全身心细腻的感动,也许是不经意又留在唇角的雪白,让它有了初恋般的诱惑。

“昨天晚上我看你的网站时发现了它,看你挺喜欢的,然后就想做一下改良。”そらる用手撑着脸说,“不知道口感怎么样。”
“非常特别!很好吃!”まふまふ拼命点着头。
“那就好。”そらる轻轻松了口气,露出了释然的笑容,“请慢用,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吗?
“请等一等!”まふまふ突然伸出手抓住そらる衬衣的衣角,“那个……这些甜点都是你自己做的吗?”まふまふ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询问什么,宛如一个白痴似的开了口。
“啊……是的。”そらる有些惊讶地回过头,“这店里也没有其他人了哈哈。”
“工作没剩多少了,你可以继续坐在这里没有关系的。”まふまふ尴尬地松开手,别过有些发红的头。

“まふまふさん,是个很特别的人呢。”そらる重新坐下,低声说,“まふまふさん,是第一个品尝我做的甜点的人哦。”
欸????
第一个????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まふまふ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被自己消灭干净的空盘子。
“这家店,其实是我父亲的。准确的说是曾经的这家店。”そらる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まふまふ,眼神飘向了别处,“它曾经是一家咖啡厅,虽然不大但是父亲把店打理的非常好,很多地方喝不到的咖啡这里都有。我父亲一直都希望我将它继承下去,但可惜的是,我对咖啡一点也不感兴趣,相反对于甜点有着来自骨子里喜欢。”
令人猝不及防的故事让まふまふ有些震惊,在抿了抿嘴唇后,他决定听下去。
“父亲对我非常失望,他将店交给我后不久就病倒了,客人一天天减少,我又不擅长经营,每天就躲在厨房里研究甜点。说实在,挺难过的。”
そらる眸子里的光暗了下来,“做好的甜点没有人愿意品尝的滋味,很难过。”
突如其来的钝痛让まふまふ感觉到心脏一阵抽动,嘴唇有些干涩,大脑一片空白。
“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啦,我没有奢求能像父亲一样成功,只想把自己想做的做好。”そらる看着窗边艳丽的玫瑰深吸了一口气,“大概时间教会我的,是宽恕和慈悲吧。我不再会成长,我只是老去。宽恕了回忆,也不再抓住未来不放。”

“啊,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そらる不好意思地笑笑,“听了一些奇怪的故事。”
“没有没有,你不用一直这么客气。”
“你继续忙,我去补个觉。”耀眼的阳光打在そらる带着些许疲惫的脸上,他匆忙地站起身,端起盘子快步向柜台走去。

太阳渐渐隐藏到了云团的后面消失不见,上了年纪的钟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时间不早了呢。
まふまふ呆滞地望着发亮的屏幕,手表的指针指向8的方向,滴滴答答地继续朝着前方转动。小心地撕下一张纸片,小心地写下一行字,小心地站起身,小心地推开厚重的木门。
まふまふ看着柜台后そらる闭着的双眼,笑着转过身。
晚安。


“啊,很清秀的字呢。”清冷的月光下そらる将纸片放在台灯下仔细研究着,“谢谢你的甜点和故事,我很喜欢。嗯……还画了一个不算精致的笑脸。”
そらる温柔地抚摸着正趴在腿上睡觉的黑猫,“喂,你喜欢那个家伙吗?”
腿上的毛绒团没有回应,只是舒服地抖了抖身子。
月色从指缝间流过,暖黄色的灯光下,そらる勾起了一抹暧昧的笑容。

“反正我喜欢。”


D4

“你对摩卡是有什么执念吗?”そらる对正在口袋里寻找零钱的まふまふ说。
“啊……没有没有。”まふまふ轻松地笑了笑,“与其说是摩卡,不如说是对所有的甜食吧。”
嗜甜如命。
正是形容的自己。

“你可以尝试一下其它的咖啡,蓝山,巴西,夏威夷我这里都有。”そらる嘟囔着嘴,等待まふまふ的回复,“对了,你可以试试维也纳咖啡。”
まふまふ很是惊喜,维也纳咖啡是奥地利最著名的咖啡,以浓浓的鲜奶油和巧克力的甜美风味闻名。雪白的鲜奶油上,洒落五色缤纷七彩米,扮相非常漂亮,隔着甜甜的巧克力糖浆、冰凉的鲜奶油啜饮滚烫的热咖啡,更是别有风味。
“那就一杯维也纳咖啡和一份今天的……蒙布朗。”

“吃这么多甜食不会觉得腻吗?”そらる将黑猫抱在怀里靠在椅背上注视着正把银叉戳向蒙布朗顶端栗子的まふまふ。
“不会,完全不会。”まふまふ满足地吃下一大口,“我喜欢能让大脑融化的甜食。”
细腻柔软的口感,在唇舌间弥蔓开来,就像是温柔的男子扬起了浅浅的微笑,散发著秋日般明亮而不灼眼的光芒,轻轻地抚去了一切的不愉快。

是什么时候发觉自己如此喜爱甜食的呢?
记不起来了。

“我喜欢到处游历,到处找甜食吃。”まふまふ鼓着嘴,含糊不清地说,“这次来这里是因为有人给我留言希望我能尝尝这里的可丽饼。”
喜欢找到美味的惊喜,喜欢品尝美味的甜蜜,每每这时就仿佛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炎炎夏日里三五成群走在柏油路上的少女伴着蝉鸣舔着颜色鲜艳的果味冰棒。
排了许久的队,拿着巧克力加草莓口味的双球甜筒的老人走在阔别半生的街道上,笑着注视着从沙滩跑来的身影。
节俭了那半辈子的老农第一次进去连锁咖啡店时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慌慌张张地点单带来了杯壁带着可爱图案的草莓牛奶冰饮。
生活中小小的幸福,也同甜点一样的美味啊。

まふまふ注视着低头专注撸猫的そらる,心中涌起了一股热巧克力,有些烫口,却意外地美味。
“我脸上有沾上什么东西吗?”そらる猛地抬起了头问。
“没有没有。”まふまふ慌忙移开自己的目光,尴尬地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牛皮本。
“怎么今天不用电脑了?那样不是会方便很多吗?”
“这个本子里的内容和我网站里发的会有些不同。我会把自己主观上的一些想法记在这里。”まふまふ摊开本子,叹了口气,“比如那个可丽饼,我个人觉得并不怎么样。”
“这样啊。”そらる点了点头,继续撸着猫,“我说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的店放到网上去啊,你看它这么冷清。”

“这就是你打的鬼主意?!”
让我帮你做宣传,做推广?!
まふまふ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地说。
其实并不是不想写,而是自私的希望这里的一切能够不被世人发觉,自私的想要独享这里的一切。

“没有没有,开个玩笑,我可没那么肤浅。”そらる像黑猫一般眯起眼睛,嘴角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微微探了探身子。

“我打的,是你的主意。”


D5

开?还是不开?
まふまふ低着头握住木门把手,左右为难。
一想到昨天那人那句一本正经说出的话语,浑身就像被放在油锅上煎一样灼热。
“你怎么来这么早?”身后响起的声音带着惊讶,像夏日里沁心的冷饮将人一下子爽到清醒。
“今天不开业,我每隔一段时间会歇业专门研究甜点。”そらる走向前一把拉开了木门,“进来吧。”
“啊?”まふまふ正准备离开,半张着嘴不知所措。
这家伙看上去像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啊?

まふまふ想了想还是默不作声地跟了进去,绕进柜台旁的房间,上一秒还在苦恼的眼睛突然睁大放起了光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小麦的清香,到处都摆放着需要使用的工具与原料,其中有很多まふまふ都叫不出来名字。
“今天做点什么好呢?”そらる翘了敲下巴,沉思了片刻,“做马卡龙好了。”
まふまふ傻呆呆地愣着,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想了想决定打下手比较好。

“你休息一会儿吧,马上就好了。”そらる接过まふまふ手里的刮刀,“那里有椅子。”
まふまふ走到一边坐下,别过脸正巧看到了自己上次留下的小纸片完好无损地躺在桌上,脸上顿时浮现了朵朵火烧云。
这个人,是变态吗?
“好了。”そらる摸了摸脸颊上的汗珠,将马卡龙一个个取出并小心放在碗中,递给正背对自己傻楞地坐着的まふまふ。
“你可以先尝尝味道,过会儿放凉了再吃。”

从碗中挑选了一个送入口中,酥酥的口感,甜美的味道瞬间让幸福感达到难以附加的程度。
“怎么样?”坐在一旁的そらる脸上洋溢着期待的神情,笑着问。
这个人,是变态吗?
刚才在脑海里盘旋的问题又一次蹦了出来。
“是不是好吃到变态?哈哈哈哈哈哈哈。”

“额,总感觉甜味有些不够……”まふまふ阴着脸看着眼前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人,想了想说。
“不够吗?”
そらる应声止住了笑,拿起了一个尝了尝,“挺甜的呀。”
まふまふ没有接话,把手里剩下的放入口中,还没来得及吞咽突然感觉到一只手伸了过来。
“别动,有碎渣在你的嘴角。”そらる的声音很温柔,心脏像被棉花糖包裹住了一样,温度过高,化了的棉花糖黏住心跳,まふまふ不敢抬头也不敢出声。
脸快要烫死了啊!!

まふまふ还在发怔,そらる已经站起身,隔着不宽的桌子,俯身过来。まふまふ只觉得自己罩在他的身影里,呆滞着,嘴唇上就蓦然一热。
这时候遇到突如其来的亲吻,身上简直就跟电流窜过一般,顿时脊背都麻了,中了魔咒一般动弹不得,只能心惊胆战地僵硬着,闭上眼不知所措,大脑里疯狂放送着翻涌的奶油与打翻的草莓酱不断交融的画面。
そらる松开的那一瞬间,まふまふ只觉得自己脸上都快充血了,心跳得要从嘴巴里跳出来。

“我可比它甜多了。”そらる凑到まふまふ耳边,“而且还可以继续试吃。”
まふまふ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和吞咽口水的声音。
空气中的糖分极速飙升,眼看着就要爆表。

这个人,是变态吗?

一定是。
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变态!

まふまふ别过脸,轻轻吻了吻靠的太近的耳朵。嘴唇有些颤抖,心脏早已超负荷运转。
“那么,”

“我要开动了——”




THE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特别感谢:浣熊♡♡♡
(热到完全不想说话)

躺在床上举起雪糕对着闪瞎眼睛的太阳大叫:决一死战吧,夏天!!!!

然后就被打败了。





评论(2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