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种太阳

✘夏之舞
✘ooc!勿代三!


因为喜欢你,
所以将我涂在你内心的伤口上,
用这双手,
抓住沉没在你内心深处的契机,
因为喜欢你,
所以也喜欢上你最喜欢的夏天。



黎明的街道,月色匆匆。
哆嗦着将背包中的围巾取出,胡乱地缠绕在脖子上,最后用力左右拉扯了一番。まふまふ倚靠在腿边的行李箱上,将有些麻木的手探向了风衣口袋。
手机屏幕闪烁着寒光,已经是一点多了。
不愧是S市,这个点了还这么热闹。

まふまふ这般感叹着,揉了揉鼻子,站起身。
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行人车和建筑似乎都变的模糊了起来,仿佛在一个低饱和度的场景里,喧闹由近渐远,越发微妙。不知会从左右哪个方向突然就袭来一股特殊的如沙尘暴般的黑色汹涌气流,向自己涌来。
まふまふ试着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响,只有沙哑干涩的喉咙隐隐作痛。双手抬至胸前,神情彷徨看着汹涌气流逐渐淹没的身体,气流随后扬长而去。前后不过三秒。而后喧闹由远渐近,建筑行人和车回归凝实,汽车的鸣笛,小贩的吆喝声,路人与同伴的笑语……
而自己,似乎不曾存在过。

手机的壁纸,是开满一大片向日葵的田地,每一朵艳丽的葵花都高高地昂着头,齐刷刷朝向太阳的方向。
まふまふ的指尖轻轻扫过葵花的花盘,嘴角泛着苦涩勾起一抹笑,眼里有了些许雾气。
“不可以哭哦。”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在头脑里肆意游动,扬起岁月的尘沙,直击紧闭着心门的胸膛。

“啊…到了。”
まふまふ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了会儿眼前的建筑物,又走到大门前,怔怔地盯着“国家舞蹈学院”几个烫金大字。

“找到你了呢,そらるさん。”




一个人的记忆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呢?
まふまふ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记忆力真的下降的太厉害了,只是奇怪的是离自己遥远的曾经竟然能够记得无比的完整,而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最近却只能拼凑出断断续续的画面。

H市高大的写字楼里,此刻只能听到键盘敲击的声音。
“我说你…认真点啊。这些文件不处理完老板是不会放人的。”坐在对面的女生低着头小声对趴在桌上的まふまふ说。
“嗯……”无奈地支起身子又瘫软地趴下,まふまふ握着手里的笔在纸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圈圈,眼神空洞,四肢乏力,活像一个丧病的僵尸。
这样的日子该不会一直要维持到自己离开世界吧?まふまふ看着镜子里愈来愈深的黑眼圈,皱起了眉。
记忆里所拥有的快乐,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吧?

和着蝉鸣与花香的夏日之风,将炎阳在树叶间投下的斑影吹的散开,明明灭灭。鲜少有鸟鸣的下午,开满野花的山坡,停在葵花田边的老旧自行车,冒着冷气的汽水,远处飘来的笑声,照亮夜色的绚烂的烟火。
是梦吗?

“我们,一起来种太阳吧!”まふまふ高举双手,对着飞速旋转着的电风扇叫道。
“还嫌不够热啊你?”そらる敲敲眼前这位呆瓜的头,将身子挪到风扇跟前,惬意地叹了口气。
“欸,そらるさん不喜欢向日葵吗?”まふまふ抱住双膝,不满地嘟起了嘴,“向日葵那么可爱…还可以结出好吃的瓜子来…”
“你就是贪吃吧…”そらる放眼望向窗外,已是初夏,太阳的光芒晃得人头昏目眩。无趣就如一个隐形炸弹,在闷热的空气中炸开,让每一处角落都充斥着躁动与不安。
“走吧。”
そらる站起身,轻笑着对闷闷不乐的まふまふ伸出了手,“一起去种太阳吧!”
“嗯?……嗯!”
逆着光看到的景象是如此耀眼,まふまふ至今无法忘怀的,是那双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和那个仿佛能够融化一切的笑脸。
就像太阳一样。

まふまふ一直认定自己是一个无比平庸的人,就是那种放进人群之后就再难寻觅的类型。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愿意出头,只是默默地跟着他人的脚步,逆来顺受地承受着周遭的一切。好的也是,不好的也罢,样样都纳入怀中。
不擅长和外人交流,只能够在与自己足够熟悉的范围里敞开心扉。范围一词似乎形容的并不准确,因为从小到大和まふまふ交流最多的除了父母,便只有そらる了。

与自己拥有着截然不同性格的そらる是まふまふ的竹马。两家是邻居,据父母所说,他们两个自打出生就玩在一起了。好的没话说的性格让そらる从小就备受欢迎,甚至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有家长在私下讨论定亲的事情。
まふまふ总喜欢拿这件事开玩笑:“实在不济你还有娃娃亲嘛哈哈哈。”
“都已经是高中生了喂,要不要这么幼稚?”そらる夺过まふまふ手里的雪糕,不客气的咬了一大口,“再说了,我要是真赴了娃娃亲,你这个呆瓜没人照顾了怎么办?”

为什么会选择与如此平庸的自己做朋友呢?
まふまふ一直一直都在寻找问题的答案。


落红还没完全化作春泥,石榴已有了笑意。接踵而来的是销声匿迹已久的第一声蝉鸣。一个崭新的夏天,就这样来了。
夏天这个奇妙的季节像一个青年人,灼热的阳光是他灿烂的笑脸,速来忽去的骤雨是他的脾气。
在轰隆隆的雷声铺垫后,大雨如期而至,还伴随着一道道击破长空的闪电。狂风呼啸,乌云滚滚,大滴大滴的雨水落到地面上,雨丝密密麻麻,模糊了人们的视线,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世间万物好似被一层白色的薄纱给笼罩了,透露出一种只属于白色的圣洁。
只有经历了雨的洗礼,向日葵才能生长地健壮而艳丽。池塘边的那片葵花地,是まふまふ最喜欢去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才能真正感受到与自然相通的快乐。躺在花田中,闭上双眼,静听虫鸣,仿若置身红尘之外,心如止水。

天空好似一张画纸,让晚霞这只神奇的画笔在上面任意的挥洒。夕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消失,周围的光也慢慢地被黑暗代替。照耀大地一天的太阳似乎累了,天地渐渐没有了任何的嘈杂声,一切渐渐的回归宁静。
“真的一点也不想长大呢。”そらる望着眼前一株株盛开的花朵轻声说道,“感觉长大以后就会失去很多很多珍贵的东西……まふまふ,你会离开我吗?”
“欸?”まふまふ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猛的站起身来,不知所措。
“まふまふ要是能够一直这么可爱就好了。”そらる温柔地笑着,“像这群向日葵一样。”
太阳快沉没的时候,它又射出了更加绚丽的色彩,天空中的色彩快速变幻。时而红,时而淡蓝中夹杂着紫色;时而又在红色中有着蓝金两色,美不胜收。

“我和向日葵们,会永远陪在そらる身边的哦。”

まふまふ回过头,朝着自己的太阳坚定地许下了诺言。




“啊,抱歉打扰了,我……”
“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惊慌失措地抬起头,刚刚还在紧张地搓动的双手凝固在空中,背后响起的声音让狂跳的心脏骤然停止运行。
“真的是你!”身体随后被人一把搂住,透过厚重的风衣传送进丝丝暖流。柔软的发丝蹭得皮肤痒痒的,まふまふ轻轻推开那双环住自己的手,转过身来。
清澈的眸子带着欣喜,乌黑的发丝有些散乱,白皙的皮肤上还挂着汗珠,嘴角微微勾起。
“是そらるさん的朋友吗?”
“都快要入夏了怎么还穿这么多衣服呀?”
そらる身旁同行的女生们正在一旁小声讨论,过于贴近的距离让まふまふ向后退了一步,本就不聪明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半张的嘴怎么也吐不出半句话来。本以为会是一场无比尴尬的重逢,而现在像是拿错剧本一般,错乱地让まふまふ心生恐惧。

五年了。
整整五年的辗转反侧,五年的质疑与绝望,顷刻间仿佛被眼前的那抹微笑融化的烟消雾散,无影无踪。
我曾以为,你会像我一样痛苦难眠,像我一样在心心念念的苦海中挣扎,像我一样,愚蠢。
到头来才发觉真正愚蠢的人不过只有愚蠢的我,只有我。

“好久不见。”まふまふ向前伸出了一只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一点没变呢。”

因为你,还是那轮如曾经一样闪耀的太阳。





“我要学芭蕾。”
这句话倘若从一个小姑娘的嘴里说出到也无妨,但若是个男孩,目光坚定地说出这句话,不论是谁都会感到冲击。
まふまふ躺在葵花地里,侧身盯着そらる的双眸,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真的,不骗你,骗你我是小狗。”
まふまふ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那时的自己,似乎并未意识到这看似微小的改变意味着什么。

“そらるさん,你的大宝贝又来找你了!”
身旁人的嬉笑声让まふまふ脸瞬间变得通红,深深埋着头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城里的舞蹈学校一个星期只放一天假,寒暑假也同样少的可怜,高强度的训练让まふまふ与そらる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让你久等了,走吧!”そらる拖着行李箱,牵起了まふまふ的手。
“这次准备回家待多久?”まふまふ按捺住内心的期待,平淡地问了一句。
“嗯……一个星期吧。”
“这样啊……”失落感将飞向蓝天的心重重地向下拉扯,撕裂的痛感迅速蔓延至胸口。
“这家奶茶特别特别好喝,走!”そらる转过一条小巷,绕进繁华的街道,飞奔入一家装修简单的奶茶店。
まふまふ一直认为,在那个夏天喝到的奶茶是自己人生中喝到的最美味的东西。冰凉消散了暑气,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奶香,配上些许苦涩的红茶,交织着落入闷热的心田。
“真的要想死你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班……”
后面的说话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那句想念的话激起的愈来愈快的心跳实在让まふまふ有些难以承受。
是惊讶?是欣喜?亦是感动?
这份复杂的心绪究竟是什么呢?


夏天的夜色,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些深沉却带着浪漫。天空的云朵在晚霞的映射下,五彩缤纷,幽悠的明艳着自己的美丽。那高悬着银镜似的圆月,把那如水的清辉漫漫倾泻,在蛙鸣虫啁中,繁星眨着眼,欣赏着婆娑的树影。
习习的凉风便把昼日里的烦与忧轻轻的弥散开来,まふまふ盘腿坐在葵花地里欢快地吃着棒冰。そらる躺在他身旁,望着幽邃的天空没有说话。
“まふまふ会觉得我很傻吗?一个男生居然会去学芭蕾。”
“怎么会呢?芭蕾又不是只有女生可以跳。”まふまふ抹了抹嘴,皱着眉头说,“そらる要是认为自己傻,那连书都读不好的我算什么?”
“你啊,用点功。”そらる的脸逐渐舒缓,“这段舞只给你一个人跳哦。”说着便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冲着まふまふ神秘地笑了起来。


指尖划出令人痴迷的弧度,旋转在寂静的边缘,发丝在微弱却依旧温暖的月色中飘散,仿佛全世界都投入到这无声的韵律中。まふまふ听到了时间断裂的声音,也听到了乱了步调的心跳声。
そらる的身体渐渐放缓,最后单膝跪地,牵起了まふまふ那只还拿着竹棍的手,俯身在手背处留下了一个短暂而温柔的吻。

“I love you.My princess.”




“I love you.My princess.”
まふまふ猛然睁开眼的瞬间,そらる正起身朝自己这边看过来。
“还记得这支舞吗?我给你跳过。”そらる一边擦着汗一边平复着呼吸走近,“早知道就直接带你去宿舍睡觉了,还勉强你看我练习真是不好意思。”
“对不起,我是连夜赶过来的,不过没有关系。”
“我马上就去清行李。”そらる揉揉まふまふ的头发,“都变得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傻瓜了。”
嘴角似笑非笑地抽动了一下,鼻腔变得有些酸涩,内心仿佛被鱼刺梗住了一样,毫无征兆地疼痛了起来。

接到そらる父母的电话是在前天晚上。
まふまふ那时正与成堆的会议文件做顽强的抗争,突如其来的震动差点让自己叫出声。
“这么晚还打扰真是不好意思啊…就是拜托你能不能让そらる回来一趟,他爸想他了,我自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了。”
まふまふ想起来,当初そらる与父亲就学舞蹈的事大吵一架,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与父母说话。
说实在的,这样的一个委托让まふまふ感到不安。
明明通过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最后竟变成亲自出发上门通知。
与其说是想要解释得更加清楚些,不如说是自己的内心在暗处悄悄作祟。
是该给自己的心,一个交代了。





暗恋是什么?
暗恋就是一个人的
兵荒马乱
手足无措
庄周梦蝶

まふまふ开始害怕周日的到来。そら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曾经的无话不谈渐渐变为两个人的默默不语。究竟是哪里除了差错?まふまふ怎么也想不明白。
可即便内心充满了疑惑与苦涩,想念他的心情一点也不曾减少。
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怎么也无法说得清楚,心房里就像长满了衰草,即使是微风轻微的拂过,也能引起哗哗的颤响,脑海里回荡着他深情的眼神,温暖的笑语,不经意的一瞥,全部是他的印迹。

まふまふ绞尽脑汁想要找回そらる的快乐,可到最后换来的,只有一句话: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吧。”
まふまふ呆坐在椅子上,耳朵里充斥着杂音,抖动的手指轻轻触碰到盛满奶茶的玻璃杯上滑落的冰珠,一言不发。
“抱歉,我……”
匆促而刺耳的摩擦声让まふまふ浑身颤抖起来,扭头逃离出店门,快步在街道上行走。茫然,恐惧,まふまふ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爆裂了一般,疼痛得令人窒息。

那段最难熬的时光,是まふまふ不愿向任何人提起的过往。三点一线的生活终究还是枯燥乏味的,まふまふ只允许自己用短暂的睡眠时间来想他。其实到头来只剩下了无尽的失眠与决堤的泪水,但まふまふ已经没有办法与自己再做无谓的抵抗了。
连道别都没有的离别,与自己未曾提及的暗恋有什么区别呢?

趟过懵懂的岁月之河,钻出天真烂漫的胡同,有一天,情感的种子忽然发了芽,在青春的倥偬里疯长蔓延。于是,寂寞之潮开始漫过城堤,感情荒芜地里的坚硬,被一点一点侵蚀,溶化。心中的城,渐次柔软,脆弱如瓷,空洞如伽。一丝渴望,一份眷恋,便自心底间悄然升腾,最终冲破矜持的藩篱。

“他很聪明,所以知道我爱他,但他也没有非常聪明,所以不知道我还爱着他。”
まふまふ在出发前的那个夜里看到了这句话,独自一人在堆满文件的桌前哭了很久。





“怎么说没就没了呢?”そらる喝下一大口啤酒,皱着眉感叹。曾经的向日葵地,如今却变成了坚硬的水泥地,物是人非的失落让夏日本就闷热的空气又多了几分愁苦。
“你没事吧?要是醉了我们就回家。”そらる转过头看到身边的人脸颊通红,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听不清的词。
“我……我清醒的很!”
まふまふ大叫着站起身来,抓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左右晃动。半眯着的双眼里闪着点点泪光,熏红的肌肤在夕阳下透着几分妩媚。
“そらるさん……想要听故事吗?我就给你讲一个向日葵的故事吧。”まふまふ背对着そらる,轻声说。
它是一株向日葵。
它每天都带着明媚的微笑,固执地仰望太阳,那个温暖,永恒的太阳。
太阳的光芒可以照耀这个世界的每寸土地,而它太渺小了,即使能够分享到太阳的温暖,也不能成为太阳眼中的唯一。
但是向日葵并不灰心,它依旧带着灿烂美好的笑容面对太阳,色彩明艳的花瓣尽力伸展,想多分享到一些温暖。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向日葵快老了,曾经美丽的笑靥也变得苍老、枯萎。太阳却仍然耀眼,光芒万丈。
“讲完了,嘿嘿。”まふまふ傻笑了两声,吸吸鼻子,一时无言,呆呆伫立着。
向日葵与太阳的爱情,终究还是错过吗?

天边喷出一道灿烂无比的霞光,刹那间,天空都被染成了深红色,就像是一片波澜壮阔的红色海洋,夕阳越来越红了,红得几乎滴血,就像是一朵硕大的花在天边怒放,尽情的喷芳吐艳。
一如当年。

“呐,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突然回过头,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虽然向日葵们离开了,但还有我会永远陪着你哦。”




听说镜子能照见人的灵魂。
堂而皇之照镜子的有几类人,其中就包括芭蕾舞演员。在平时的训练中,真正的观众其实就是镜中的自己。他们相信镜子,几乎每一天都会重复无数次相同的动作,在镜子里检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镜子是他们忠实的陪伴者。
そらる坐在舞蹈室的地板上,许久都未修剪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悄然落泪的眼睛,身体断断续续地颤抖,凌乱的衣服贴在地板上,而脚上的舞鞋却不知被扔到了哪里。
脚趾的剧烈疼痛,试着站起身却一次又一次跌坐在地。每天每天地站在舞蹈室的大镜子前,一遍又一遍地试着跳出老师所教的动作,但一穿上这鞋子,脚就不听使唤,根本用不上力气。

そらる不止一次想要放弃,脑海却总会在这时浮现出那张笑脸。那张一想到,心情就会变美丽的笑脸。
至少…至少也要学会一首舞曲
为了他。

五年前的那场选拔赛就像一根刺深深扎在心房的最深处,无论岁月如何流转都无法将它拔出。
随着留下人数的逐渐减少,神经也开始紧绷至断裂的边缘。まふまふ呆滞的目光射向自己的那个刹那,そらる就已经后悔了。转身离去的背影无数次出现在そらる的梦境中,可任凭自己追逐,哭喊,那个背影始终还是渐渐模糊,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好了哦,永远永远陪着我。”そらる紧紧抱住了那副脆弱的身躯,泣不成声。酒精在潮湿的空气中发酵,已经无法呼吸了。
そらる轻轻摘去了まふまふ被蹭得有些变形的眼镜,双手捧起了那张涨得通红的脸,带着焦躁的喘息覆上了他的唇。

对不起,这次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了?まふまふ实在是记不起来。
“你在哪?????”
“为什么不接电话??????”
一连串的问号仿佛要从屏幕里蹦出来似得,让まふまふ有些焦躁不安。
事实上真正让自己崩溃到要尖叫的是昨晚那个毫无防备的吻。大脑一点实感也没有但那段画面却依旧如幻灯片一样循环播放。

“够了!不要再打了!我在车站!马上要回去工作!我没你想的那么闲!”まふまふ不客气地冲着手机吼道。
电话那头显然是被吓蒙了,一是没有声音传出。
“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我都快要吓死了。”
“没那个必要吧,你不是对这种不打招呼的离别习以为常了吗?”
又是一阵沉默。
“まふまふ,你不要太过分了,不要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讲道理。”你你你!!!まふまふ气的想在下一秒就把手机砸了。
“你不要以为,所以人,都会像我一样的宠你。”电话那头顿了顿,“包括你的可爱,包括你的傻,包括你对我撒的谎。”
“我说什么谎话了?你……”

耀眼的阳光,透过枝叶,落影斑驳,叶瓣沙沙作响。风铃摇晃着发出一连串清脆的鸣声。

“奶茶店会卖车票吗?傻瓜。”



THE END





—————————————————————
7月11日 0:35
好久不见,这里是又老了一岁的木你你。

最终选择在生日这天把文章放上来,算是送给自己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
先说这篇文章:
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它代表着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向日葵的花姿虽然没有玫瑰那么浪漫,没有百合那么纯净,但它阳光、明亮,爱得坦坦荡荡,爱得不离不弃,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魅力,而且,它绽放的不仅是爱情,还有对梦想、对生活的热爱。
文章是过去和现在两条线交错着写的(第一次这样尝试可能显得比较乱,抱歉),两个人对对方的感情一直都比较模糊,谁也不愿说破,最后留下了误会和遗憾。好在繁花总会怒放,夏天终会来临,曾经稚嫩的爱虽然蒙上了岁月的尘土,但那永恒的心动还在那里,变得更加值得彼此去珍惜。

然后关于写文章:
只要到了夏天,我就会无止境的犯困,疯狂的想要睡觉。这个脑洞应该已经在我脑海里徘徊了有一个多月了,却迟迟没有动手写orz
真的非常抱歉,拖了这么久。
从刚开始玩lofter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了,第一次发文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同样的距离,展望时是那么漫长,回忆时却如此短暂。
很喜欢王小波的这段话: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
能够认识许多可爱的人真的太令我快乐和感动了啊(笑),无法言说的幸福感♡
感谢所有读过我幼稚的文字的人,如果它们能够给你带来一丝丝的触动,那将是我至高的荣幸。

有错字或者有什么感想(勾搭)请一定要告诉我!orz
新的一岁,希望能与你一起分享我的快乐w


评论(20)
热度(86)